【今日朝陽網】山有木兮(倪佳音)

摘要:與你初相識,是在滿池荷花悠然盛開的時候。而今已是芳菲滿地,落英繽紛。月色朦朧,斜倚窗欞,聽得見細雨瀟瀟輕敲殘荷的聲音。漫步在潮濕的青石板路上,瑟瑟秋風吹起衣襟,想著與你有關的清淺心事,原來不經意間,喜歡你又多了一個季節。

山有木兮

文/倪佳音(遼寧北票)

  與你初相識,是在滿池荷花悠然盛開的時候。而今已是芳菲滿地,落英繽紛。月色朦朧,斜倚窗欞,聽得見細雨瀟瀟輕敲殘荷的聲音。漫步在潮濕的青石板路上,瑟瑟秋風吹起衣襟,想著與你有關的清淺心事,原來不經意間,喜歡你又多了一個季節。

  喜歡一個人,是溫柔的。

  春雨,夏露,秋霜和冬雪,四季更迭,唯有喜歡長存于心,經時光的沉淀、流年的洗禮,如松間明月,竹下清泉,寧靜悠然。微涼晨曦中,陽光與你俱在,便是如歌歲月,安穩人生。平生所愿,于巍巍高山間,潺潺溪水處,一個人、一間屋、一本書、一首歌。若再有一個你,當是上天厚愛,佛祖慈悲。若不能,當是宿命安排,緣定如此。萬丈紅塵,茫茫人海,遇見你,已是生命最美好的饋贈,不可強求過多。

  喜歡一個人,是喜悅的。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你似從水墨畫中走出,不染纖塵,驚鴻一瞥,卻攪皺了一池春水。眉眼如畫,似春風之從容,夏荷之素凈,秋菊之淡然,冬雪之純情。目光流轉間,牽動心神。回眸一笑間,如悄然綻放的雪蓮,若乍暖還寒的細雨,似驟然融化的寒冰。低眉,頷首,俱是風情,清風明月般溫柔歲月,灼灼桃花般驚艷時光。悠閑午后,靜寂夜晚,無論何時,想起你,便心生歡喜,眼角眉梢俱是遮掩不住的濃濃笑意。想著你,煩擾頓消,塵世喧囂了然無蹤,安然如塵。想著你,憂慮盡散,目光所及是世間美好:天朗、云淡、山青、水凈。

  喜歡一個人,是卑微的。

  有一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司馬相如用一曲《鳳求凰》成就了他和卓文君纏綿繾綣的曠古奇戀。只是美人如花隔云端,遙遙不可攀矣。傾城絕代如張愛玲,在邂逅胡蘭成的那一刻,也在慌亂間放低姿態,低入塵埃。何況塵世中平凡的一個我。你只站在那里,便是世間最美的風景。眉如刀裁,皓若星辰,或薄唇微抿,或嘴角噙笑,似美玉端方,又似明月皎皎。你踏著云霧而來,白衣勝雪,貪看一眼都似是褻瀆,更遑論將你拉入這煙火人間。我是散落天涯的沙礫,只在燭火搖曳的夜晚隔著云海將你仰望。與你相逢只在夢中,也曾試圖幻想你步下云端墜入塵網的樣子,終不得法。也好,既然你注定站在高處,我愿低入塵埃,用一生仰望你,做你虔誠的信徒,目光所及之處便是你所在之地。

  喜歡一個人,會心生遺憾。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本就毫無指望,日久天長,卻偶然間悄然而生一絲絕望,更多的卻是遺憾。遺憾這份喜歡,于我已是一眼萬年,于你只是虛無幻境,或存于前世,或留于來生,卻無關今世。鴻雁在云,游魚在水,此情當無可寄之處。夜涼如水,一彎銀勾新月,幾點淡淡星辰,心事欲語誰人知?穿過深深庭院,于燈火闌珊處,尋寂寞梧桐,淺訴衷腸。身處俗世,當遵守凡塵法則,甚至于喜歡,也不能隨心所欲。倘有一天,連喜歡你亦不被允許,便剪一寸月光,取一段流年,將回憶塵封在心底最深處,夜半無人時取出,對月獨酌。任滄海幾經桑田,世事幾經變遷,唯這份喜歡不會隨流光而褪色。我心悅你,未曾想過,亦不愿你知曉。這世間紛繁至此,何必為你徒添煩擾,何況喜歡只是一人之事。心不動則萬物不動,如今既已心動,當不該再以你為執念。如此,才得以在余生中安然閑適。

  前世的因,今生的果。若可以,愿做佛前一盞酥油燈,只為修得塵緣中與你擦肩;或是三生石畔的一株彼岸花,只為輪回途中守候你的回眸。

  我心悅你,愿與你榮辱與共,風雨同舟。

  我心悅你,愿與你披荊斬棘,攜手同行。

  我心悅你,無關風月,無關山河,更無關你。

  愿君此生所求順遂,一路繁花相伴。

小鏈接
  倪佳音,1992年9月出生于遼寧省朝陽市。現任北票市小學教師。業余時間喜歡聽歌,看書,追劇。

  [助編 繁花似錦  責編 趙盼]

好名聲網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竞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