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陽網】砸蒜(王中原)

摘要:大千世界,浩渺紛繁,砸蒜之事,可謂小極,但事異理同。會分而治之各個擊破,不但可以治物,亦可以治事治世。即使不親自實行,旁觀時也多了一雙慧眼。

砸蒜

文/文化信使 王中原(遼寧朝陽)

  吃餃子就蒜,是北方多數人的習慣。歲月匆匆,一晃七十年,餃子已不是那個餃子,蒜還是那個蒜。

  那時的餃子皮是紅高粱面的,紅高粱面怕煮,一煮就碎,只好用榆樹皮面兒做黏合劑。餃子餡兒多是白菜蘿卜等家常蔬菜的。“夜雨剪春韭”多么好聽,可是以春韭做餡兒是很奢侈的——好在我家倒有幾畦韭菜。

  至于白面皮韭菜餡兒或羊肉餡兒的餃子,真是“此物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嘗”。最殘酷的是,來了貴客,包兩樣餃子。小孩子只能眼巴巴地瞅著客人吃白面的,強咽碗中紅高粱面兒的。無奈的奶奶也會分幾個白面的給我們。在我喊著要蒜的時候,堂弟已經吃完了盯著我的碗,奶奶使勁瞪了我一眼。我小時候這樣,直到1980年代初,我孩子小時候依然受此揪心的苛待!往事不堪回首,不說也罷。

  小時候,每逢吃餃子,我負責剝蒜砸蒜。白皮的小瓣蒜狀如狗牙,俗稱狗牙蒜,最是難剝。紅皮的大瓣蒜則易剝難砸。十幾個蒜瓣裝進蒜缸子,用搟面杖一砸,蒜瓣互相推擠,有的蒜瓣便蹦出蒜缸,只好捉回來再砸。再砸,再逃,令我手忙腳亂。奶奶便給我做示范,有時仍有逃逸者,她就用一只手罩著一只手砸。后來,見過帶圓孔的卡片,套在搟面杖上,這樣效果好些。后來,觀察了一下搟面杖,見其兩端狀如股骨頭,也是刺激蒜瓣逃逸的因素。也有先把蒜瓣用菜刀拍扁再一起砸的,只是不知道飯店是怎么砸的。

  六七歲砸蒜,六七十歲還是砸蒜,思路沒變,工具沒變,手法沒變,少慢差費,餃子都端上桌了,蒜還沒砸好,孫子幫我砸,乒乒乓乓,手法地道,節奏明快。姑爺看不下去,快遞了山東的石質蒜臼和蒜杵。

  工具變了,手法不變也是枉然。再次團聚時,姑爺說:“看我的!”他一瓣一瓣放蒜,放一瓣砸一瓣,一杵下去,一瓣蒜徹底交代,要逃哪得工夫!二十來瓣,二十來杵,瓣瓣皆無反抗能力,然后再搗上幾十杵,一缸蒜泥大功告成,配上醬油醋香油之類,便可佐餐了。

  我觀察了一下,蒜臼內底是平的,蒜杵下端也是平的,孤立無援的小小蒜瓣,介于石間,哪里受得了穩準狠的兩面夾擊!

  我的失敗在于,以孤立圓滑的杵頭對付一群互相掩護的蒜瓣,沒法集中發力,無法對準目標分而治之各個擊破,可憐五尺男兒對付不了區區蒜瓣。

  大千世界,浩渺紛繁,砸蒜之事,可謂小極,但事異理同。會分而治之各個擊破,不但可以治物,亦可以治事治世。即使不親自實行,旁觀時也多了一雙慧眼。

  閑言少敘,蒜已砸好,吃餃子的請上桌!當年被苛待的孩子們優先!

  2019-06-08  16:20

母語芬芳——王中原作品集錦

小鏈接
  王中原,漢族,1947年生。函授中文專科學歷,中學高級教師(已退休)。系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中國楹聯學會會員,《咬文嚼字》雜志特約審校。曾為《語文學習》《演講與口才》等期刊業余審校數十年。近年撰寫繞口令300余則。個人原創繞口令專集《繞口令教你巧舌如簧》(趙立濤點評),被列入“新編播音員主持人訓練手冊”叢書,由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出版發行。

  [編輯 趙盼]

好名聲網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竞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