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為我插上了一雙隱形的翅膀(時春華)

摘要:鮮花感恩雨露,因為雨露滋潤它成長;蒼鷹感恩長空,因為長空讓它飛翔;高山感恩大地,因為大地讓它高聳;我感恩我的老師,因為老師給了我一雙隱形的翅膀。

教師節特稿

老師,為我插上了一雙隱形的翅膀

文圖/文化信使 時春華(遼寧北票)

  鮮花感恩雨露,因為雨露滋潤它成長;蒼鷹感恩長空,因為長空讓它飛翔;高山感恩大地,因為大地讓它高聳;我感恩我的老師,因為老師給了我一雙隱形的翅膀。

  我沒有念過大學,但是從初中考上師范的時候,我卻是一個“大學生了。因為小時候替父母照看弟弟妹妹,所以上學晚,等我初中畢業進到師范,已經20歲了。

  我是個愛學習的孩子,師范里的課程,對我來說學起來一般都不費勁,最讓我打怵的就是音樂課。在我初中階段的認知里,音樂課就是學唱歌,會唱歌就行了。我們沒有學過什么樂理,學校里那架古老的腳踏琴不是有長鳴音,被老師叮叮當當地砸,就是有的鍵子發不出聲響來,老師急得把歌改了調子,我們扯著嗓子喊得臉紅脖子粗的,那架琴,我連摸都沒有摸過。

  到了師范,首期音樂課學的是樂理,練的是視唱。那時候我的水平什么樣呢?我僅僅知道基本音階1、2、3、4、5、6、7的唱名,按照順序能念、也能唱出來,要是單拿出1、2以后的任何一個,我都得偷偷在鞋窠里動我的腳趾,在心里默默數,才能唱出來。

  教我們樂理的老師叫邵石林,個子很高,絡腮胡子,人很精神也很嚴肅。每節課學了樂理就即興出題,理解性的東西不難回答,我們最怕他在黑板上“刷刷刷”迅速寫下幾小節簡譜,馬上叫同學來唱。要是有會的先被叫到還好,聽聽也能照葫蘆畫瓢地跟下來,就怕第一個被叫到,唱得那不叫跑調,是嚴重的不準確啊。要是先叫到會唱的同學也有個弊端,如果連續兩個同學都唱得準確,你也聽得、學得八九不離十了,人家邵老師就改了套路,又換了新的內容,那時候感覺音樂課真的很恐怖,我們不單單唱單音,主要是唱樂段,節拍、時值、休止、連音……很多的知識都體現在里面,被叫起來唱不對,老師真批評。20歲的人了,臉上著實掛不住。所以每節課老師留的課后簡譜視唱作業,我都極認真地完成。我們的文藝委員孫靜來自建平縣城,在學校里學過樂理,還會彈琴,這些對她來說是小菜一碟,她也極有耐心,課下一遍又一遍教我們視唱。常言道“笨鳥先飛”,只要下課有空,我就立即拿出音樂課本,前后左右地找幾個人練唱,下了晚自習回到宿舍也抱著書唱,后來老師留的視唱作業,開個頭我都能背下來。

  簡譜剛剛入門,惱人的五線譜就跟上來了。我感覺師范的課本沒有問題,關鍵是老師高估了我們的水平,他不知道一個班級里百分之八十的學生來自農村,這些學生百分之九十樂理知識為零,看見那么多“蝌蚪”一樣的符號掛在線上,趴在縫隙里,我們就好像看到了天外來客。至今我還記得邵老師給我們上第一節五線譜課的情景。他先畫了一個大譜表,行云流水的動作、優美的符號讓我們新奇又驚訝,他徒手畫五線譜就跟用直尺畫的一樣。可是他講到什么中央C,大字組、小字組、還有簡譜的哪個音在線譜的哪個間或哪個線上,很多學生又蒙了。邵老師倒是不著急,他把線譜和簡譜做比對,告訴我們線譜上的哪個符號等同于簡譜里的誰。還單個兒在五線譜上任意點個“蝌蚪”,叫我們說出它是簡譜里哪個音。為了砸實、叫準,讓我們盡快掌握五線譜,周二、周四晚上的自習課,邵老師都要來頓“暴風驟雨”,挨個考我們。怎么個考法呢?就是他在黑板上給一段五線譜,你要給他翻譯成簡譜。我們都要提前在交的卷子上寫上自己的名字,因為他停筆轉過身最多十五秒你就得交卷,指定每行最后一名學生收卷,他站在講臺上監視著,等到下節課上課公布成績,對幾個班級做個評比。這樣子考了兩回,我們就有經驗了,他給各班出的題一樣。于是考三班的時候,我們班的文藝委員就偷偷通過三班的門窗去偷題,直接翻譯完了叫我們先抄好,邵老師到我們班考試,我們裝模作樣拿出本子,等收卷的時候就把提前準備好的答案紙交上去,那一次,我們班的成績出奇地高,可等課堂提問,有很多同學還是不能迅速地把線譜翻譯成簡譜。姜還是老的辣啊,等到再次考試,邵老師看到被考班級門外偷偷晃動的腦袋就找到了答案。因為也不太會,邵老師寫在黑板上的內容,我們都沒細看。我們交上早就準備好的答案沾沾自喜,沒想到再上音樂課的時候邵老師拍了桌子。他到我們班換題了,班里僅有幾個同學對了,其余的答得離題萬里。他嚴肅地說:“學問來不得半點虛假,會就是會,不會就是不會,不會可以學,偷奸取巧只能害了自己。”從此后他的課倍加嚴肅、嚴格。我們的線譜視唱條目他要檢查課本,不準我們在線譜下用簡譜翻譯,硬逼著我們記、逼著我們學。兩年之后,不論簡譜、線譜我們都能輕松自如地對待了。

  我愛好文學,體育成績也不錯,總覺得師范四年應該學點東西,越是不會的越應該掌握,于是兩年之后的特長選修,我毅然選擇了音樂。

  我的班主任叫韓躍武,主要教我們琴法和聲樂。我從來沒學過琴,連基本的手型都不對。韓老師就給我們示范,我從最基本的手型開始,練習《粉刷匠》《洋娃娃和小熊跳舞》等簡單的曲子,當自己能完整演奏一支曲子的時候,我的內心很激動。但是隨著曲子越來越復雜,左手走和弦右手走主弦,指法變換越來越多,難度加大了。剛開始練,找不著門道,手眼不相隨,很著急。韓老師每周都檢琴,且十分嚴格,坐姿不對,重來,手型不對,重來,眼睛看譜子可以但是不準低頭看琴鍵。那時候,學校的一個琴房四個人用,個人得抓緊時間練琴。所以有時候為了練熟一支曲子,晚上練琴到了時間,我不得不偷偷熄了琴房的燈,跟中間琴房的同學要了鑰匙(因為中間琴房在外面看不見有燈光,不會被學校抓住挨罰)躲過琴房老師的檢查,前半夜打個盹,后半夜偷偷練琴。曲子是練下來了,但是檢完琴之后,韓老師說:“手的力度,臉上的表情,肢體的動作不能過于僵硬,熟練一支曲子,要有自己的情感在里面,就比如歡快跳躍的《四小天鵝舞曲》,舒暢優美的《八月桂花遍地香》,琴聲要有畫面感,讓人充滿想象力。”后來的曲子,我們都會先研讀再練習彈奏,果然與之前的彈奏大相徑庭。

  與彈琴同步進行的,還有聽音,韓老師先用琴定好基準音,然后他就隨手彈一段曲子,讓我們迅速寫出歌譜來,開始是課堂上一起出題練,等到考試的時候,是一人一段曲子,先讓你聽一遍范奏,然后讓你在黑板上準確地寫出這段譜子,眾目睽睽之下當場打分。好的學生有,不會的當然也有,知道自己聽音不及格,著急也帶著尷尬。為了強化訓練,韓老師就找來當時熱門的一些影視劇插曲讓我們聽,然后寫出譜子來。雖然是熱播的電視劇插曲,我們也沒聽過,那時候,農村只有極少數人家有電視,我們在校園里很閉塞,也看不到電視。因為不熟,得反復聽。我們的聽音從簡單的《社會主義好》到復雜的《籬笆墻的影子》,每天練得頭疼;聽音之后練習反轉,是給你一個帶歌詞的譜子,一開始是給你瀏覽一遍,練習一遍的時間然后唱,后來就直接發給你譜子,拿起來直接唱詞,這個真有難度,心、腦、眼、口并用,唱準著實不易。韓老師毫不“仁慈”,能讓他說個“過”比得了獎學金還高興。經過他的“逼迫、重壓”,我們都很刻苦,真把學習放在心上,一天里曲不離口。我們不是有了啥喜事高興得心花怒放唱歌,而是時時刻刻在完成韓老師的作業。

  一開始進學校的時候,聽到音樂教室里有人“mi-yi-yi,ya-a-a”地練發音,我們覺得好玩,后來我們的課堂上,上大課之前,發聲練習成了常規。韓老師不厭其煩教我們發音、換氣。放假的時候回到家我就頭向下趴在缸沿上練,找感覺,沉迷地聞花香,迅速而有力量地吹蠟燭。因為韓老師說過:“吸氣如聞花,呼氣如吹蠟。”我們用盡各種辦法練習基本功,苦是苦了點,怨也怨過,但是我們真的學到了東西。一首曲子,聽兩遍就能彈奏出來,一首歌,拿起來就能唱。因為學習音樂,我還練就了超強的記憶力,美文、名篇,記憶的速度相當快,積累了不少有利于寫作的東西。

第二排右五是劉秋霜老師

  因為機緣巧合,我進了北票春之聲合唱團。根據實際情況,我被分在女低音部,當時覺得有點別扭,因為女低不唱主旋律,感覺自己唱的總不在調上,也不容易唱,尤其熟悉的、會唱的曲子。現在才發覺,這幾年鍛煉下來,自己的歌唱定力很強,幾乎很難被高聲部“拐走”。我們的藝術指導劉秋霜老師風雨無誤,無怨無悔,不計任何報酬輔導團員們練習合唱,教大家“三提兩放”的技巧,教大家歌曲情感的演繹、表達,一句一句、一個聲部一個聲部地聽、練,不容一點瑕疵。一首歌,不是按照曲譜唱準就行了,歌曲里要融入人的思想和情感,經劉老師的分析指導,歌曲中,有的句子唱起來如微風拂過琴弦,有的句子唱起來如落花飄零在水上,有的句子唱起來如洶涌的潮水呼嘯而來,有的低吟淺唱,有的如泣如訴,給人藝術的美感和享受。訓練最認真的時候,是每個聲部出一個人組成組唱,沒有一絲一毫的含糊,所以,我們練過的每一首歌都深深扎根在心里,有誰不認真,練得不好,劉老師會毫不留情指出來。都是大人了,不愿意被說,所以我就加倍努力地練,向上的心氣兒從沒懈怠過。每天的常規練聲,劉老師耐心指導大家運用丹田之氣,不斷提醒“眉毛、笑肌、小舌頭”唱歌時的表情狀態。《九兒》蕩氣回腸,《雕花的馬鞍》昂揚快樂,《假如你要認識我》奔放熱烈……美妙又令人沉醉的歌聲帶著夢想的翅膀讓春之聲這個普通的民間合唱團,上了央視,連續兩年在遼寧省藝術節展演上獲得金獎,這些都是劉老師的功勞,各種辛苦,大家看在眼里,記在心里。唱歌,總是一件快樂的事,在合唱團這個大家庭里,在劉老師的指導下,我學到了很多,可以說是受益匪淺。

  春蠶一生沒說過自詡的話,那吐出的絲就是丈量生命價值的尺子;蠟燭一生沒炫耀過自己的光華,那流淌的淚滴就是描繪生命意義的符號。我人生中的三位音樂老師,如春蠶、蠟燭默默無聞地奉獻,他們給了我一雙隱形的翅膀,鞭策我勤奮、努力,帶給我真知和快樂。感恩我的三位音樂老師,感恩你們給我一雙隱形的翅膀,讓我帶著夢想,向幸福快樂出發。

小鏈接
  時春華,1992年畢業于遼寧省朝陽市第一師范學校。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愛好文學,熱愛生活,熱衷于傳播社會正能量,2012年起,開始在報刊、網絡發表文章,并陸續加入北票市作家協會,朝陽市作家協會,遼寧省遼海散文協會等文學組織。所撰寫的散文、故事以農村題材為主,有自己獨特的風格,行文貫穿知足與感恩,語言樸實接地氣。幾年來,在《川州文藝》等刊物上和《今日朝陽網》等網絡媒體發表文章500多篇。北票市報特聘記者,有專版《朝花夕拾》。

[編輯 雅賢  責編 趙盼]

好名聲網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竞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