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陽網】砍樹枝子(孫宏文)

摘要:小時候,我身子骨靈便,能上樹爬墻,躥房越脊。因此,在缺柴燒的那個年代,我的特長就派上了用場,上樹砍樹枝子,扛回家曬干當柴燒。

宏文懷舊系列散文之十八

砍樹枝子

文/孫宏文(廣東深圳)

  小時候,我身子骨靈便,能上樹爬墻,躥房越脊。因此,在缺柴燒的那個年代,我的特長就派上了用場,上樹砍樹枝子,扛回家曬干當柴燒。

  有生產隊那時候,什么都是集體的,包括一草一木。個人缺什么東西都得找隊長去說,隊長高興就答應幫助你解決,不答應就得自己想辦法。那時家家都缺柴燒,隊長解決不了,就得靠自己想門路。我們家燒的主要靠三條渠道解決:一是到大車店劃拉喂牲口剩下的草秸子;二是靠上山打柴火。這三嘛就是砍樹枝子。

  我們村的楊柳樹很多,村前村后,溝溝岔岔、地灣子、地邊地沿、地頭地腦都是成了材的楊柳樹,細的有檁子粗,粗的都可以做梁柁或者板材,棵棵楊柳樹枝繁葉茂。

  那時,我砍樹枝子從不用斧子,手拿割柴鐮刀出了家門,到了村子外,用眼睛四處撒目撒目,看四處沒有人,就瞄準一棵樹走到樹下,把鞋脫在樹下,把鐮刀別在腰帶上,往手心里吐點唾液,兩手一搓,就手攥著樹枝或者樹杈子,光著腳噌噌地爬到樹上,快到樹頂時,兩腳蹬在樹杈上,左手攥住樹枝子,右手從腰中抽出鐮刀,勾著樹枝條連砍帶削,樹枝就從樹上掉了下來。這樣砍一會,約摸夠一捆了,就又把鐮刀別在后腰帶上,手把樹枝樹杈兩手倒著下樹,重新穿上鞋,把地下的樹枝子撿到一起,用細嫩枝條擰成繩子,穿過成堆的樹枝,兩手一抻繩子,腳蹬樹枝子,一用力把繩子擰了兩擰,再往樹枝子里一掖,看看四處無人,扛起成捆的樹枝子回家了。

  到了家,把樹枝子散開涼曬在院內,干了就可燒火做飯了。

小鏈接
  孫宏文,1949年生于遼寧省朝陽縣南雙廟鄉瓦房店村,1976年于遼寧第一師范學院中文系畢業后,分配到朝陽日報社工作,先后任工業部副主任、主任和記者部主任,同時擔任朝陽市記者協會秘書長。近40年的記者生涯中,以較強的新聞敏感性、針對性、指導性,撰寫出消息、通訊、評論等稿件2000多篇,多篇新聞作品在《人民日報》等報刊發表,并有20多篇稿件獲遼寧省記協和朝陽市記協優秀新聞獎。退休后長居深圳,親山近水,筆耕不輟。

孫宏文文學作品選

[助編 王中原  責編 雅賢]

好名聲網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竞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