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陽網】老姑(王中原)

摘要:老姑大——我——九——歲——,前幾年跟我小表妹去了德意志,后來便聯系不上了,但愿老人家生活“得意”。

老姑

文/文化信使 王中原(遼寧朝陽)

  老姑比我大九歲,是父親唯一的妹子,不管別處怎么稱呼,我們這里就這么叫。雖然小文連本鄉也未必走得出去,但要為千里之外的讀者著想。此乃開篇解題也。

  霜降過后的一個晚上,老姑和我在村外掃樹葉,太陽落山好久了,我有些害怕。老姑安慰我說:“你看,月亮一直和我們做伴。”我抬頭看了看,月亮在朝我笑呢。我們走到哪兒它跟到哪兒,一直陪我們掃滿了兩麻袋。月亮跟我們回家了,別人誰陪呢?

  冬天的一個下午,我騎著毛驢從二十多里外的西大營子回家,老姑步行陪伴。走至中途,老姑問我:“你冷嗎?”“不冷。”一會兒又問:“你冷嗎?”“不冷。”隔了好長時間,又問:“凍腳嗎?”“不凍腳。”一直到家,老姑也沒再問。到家后,老姑跟奶奶抱怨:“我快要累死了,尋思騎幾步,問他,他不冷。”奶奶說:“怨你。孩子心實,有事要直說。”

  我指著一個生字問老姑:“老姑,這個字念啥?”“字。”“老姑,念啥?”“字!”老姑自以為一語道破,我卻一頭霧水,不歡而散。你猜這個字念啥?它就是“字”!

  寒假作業上有道題:水里有啥。我問老姑。老姑說:“水里有水。”標準答案是“水里有魚”。我們當時沒看過水里的魚,連魚缸也沒見過。水里有水是真的,水里有魚則未必。怎么就錯了呢?

  寒假,老姑到鄉里教師培訓,回來給我買了兩樣禮物。一樣是300頭兒的鞭炮,一樣是《簡明成語小詞典》,這兩樣都是我的最愛。一掛小鞭零拆散放,一直玩到年根兒。在小詞典里見到了九字成語“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三字成語“大無畏”。現在的成語詞典簡直找不到“大無畏”了。

  我大些了,認字多了。老姑問我:“殿字下邊加個月念啥?”老姑那時正學解剖學,我說:“還念殿。”老姑深信不疑,結果出了丑。但老姑沒有怪罪我。

  老姑一直對自己的字不滿意,她決心好好練練。她的方法是描書報上的字,把許多許多黑字描藍之后,再揮筆書寫起來就有型有款,方正遒勁了,而且提高了正確率。

  老姑也有些小狡黠。一個辦公室,兩位女老師與兩位男老師座位相對,教學掛圖當“壁畫”。老姑說:“把好看的掛圖貼在你們那面。”男老師挺樂。于是,男老師那面貼的是《飛機》《輪船》《天安門》,女老師這面貼的是《猴子撈月亮》《蝌蚪找媽媽》《老公公拔蘿卜》。男老師一抬頭,看到的是《猴子撈月亮》之類;女老師一抬頭,看到的是《飛機》之類。男老師方知上當。

  老姑與老姑父斗嘴,老姑開口說:“你老婆婆那個纂兒吧,我才不信呢!”老姑父反唇回擊:“你老婆婆那個……”差點上了老姑的語言圈套。

  老姑不止一次說過“這可對了你的冷訾辛闞”,意思是“這可對了你的心思”。“冷訾辛闞”是《百家姓》中比較冷僻的字,寫對不易。我想,“心坎”或許來自“辛闞”吧,可惜沒聽別人說過。如果不是出于《百家姓》,心為什么帶坎呢?

  老姑最好在我母親面前說的是一個姓氏謎:“草字頭兒,三點水兒,撅著尾巴張著嘴兒。”每逢此時,母親便感到受了奇恥大辱。可是,又不能奈何她!你越生氣她越說。

  老姑大——我——九——歲——,前幾年跟我小表妹去了德意志,后來便聯系不上了,但愿老人家生活“得意”。

  2019-06-27  15:44

母語芬芳——王中原作品集錦

小鏈接
  王中原,漢族,1947年生。函授中文專科學歷,中學高級教師(已退休)。系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中國楹聯學會會員,《咬文嚼字》雜志特約審校。曾為《語文學習》《演講與口才》等期刊業余審校數十年。近年撰寫繞口令300余則。個人原創繞口令專集《繞口令教你巧舌如簧》(趙立濤點評),被列入“新編播音員主持人訓練手冊”叢書,由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出版發行。

  [編輯 趙盼]

好名聲網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竞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