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陽網】“鄉精”阿貴(孫仲興)

摘要:阿貴今年五十來歲,是個土生土長的農民,沒啥文化,只會歪歪扭扭地寫出自己的名字。他的祖先從外地來到這個兔子都不拉屎的窮山溝后,幾代人一直都在這兒土里刨食。

“鄉精”阿貴

文圖/孫仲興(遼寧朝陽)

  阿貴今年五十來歲,是個土生土長的農民,沒啥文化,只會歪歪扭扭地寫出自己的名字。他的祖先從外地來到這個兔子都不拉屎的窮山溝后,幾代人一直都在這兒土里刨食。

  幸虧趕上了改革開放,讓阿貴眼界大開。從小好琢磨事兒的他,從他大伯那借了20元錢,跟著大伙去省城干零活。這個工地干一個月,那個工地干兩個月,一邊干活一邊積累經驗。他發現干建筑包活來錢快,于是暗下決心:找機會整一把。終于,他認識的朋友給了他承包修小區路面的小活,雖說只有萬八元錢,但經過他精打細算,一下子就掙了2000元。那年頭,2000元夠一個農民掙好多年了。可把阿貴樂夠嗆,狠狠心,咬咬牙,他想下館子造一頓,慰勞慰勞自己。可當他拿起菜譜,哪個菜都是10來塊錢,阿貴手中的50元錢攥出了汗也沒舍得花,最終只是買了1碗餛飩,2個大燒餅,總共花了1.4元,算是犒勞了自己。可是,看著露著大腳指甲的那雙自己已經補了好幾次的綠軍鞋,他一點兒也沒含糊,麻溜地跑到南塔鞋城,買了一雙批發價的旅游鞋穿在腳上,走在路上感覺很有精氣神,那個高興勁兒就別提了。

  俗話說“吃水不忘挖井人”。20多歲的阿貴懂得感恩,當然就很會來事,連尋思都沒尋思,買了2瓶好白酒外加2條名牌香煙,誠心誠意地送給了幫忙的人。因為阿貴心眼好,辦事準成,贏得了大家的贊成,老板有活都愿意給阿貴,一些打工仔也都愿意跟著阿貴干,一來二去,阿貴在省城打出了一片新天地。

  東北人戀家,阿貴也一樣。成了家,有了一雙兒女,就不愿意出去了,索性回家發展。家里那10多畝地的活兒,五大三粗的媳婦全包了,阿貴插不上手。但阿貴特別“鬼頭”,看到鄉里號召村村通公路,心想:這個活我會干。于是,他張羅著立馬成立個建筑隊,在鄉下干起了修路的活。路修好了,鄉里沒錢給阿貴,阿貴也不急,他尋思公家可能有困難,急也沒用。年底了,鄉領導沉不住氣了,主動找阿貴,問他咋辦,阿貴慢聲拉語地說,不急!不急!鄉領導說,那么辦吧!欠你好幾十萬修路款,鄉里一時半會給不上,就把前幾年荒廢的、歸鄉里管的那個小廠子給你吧!

  鄉領導說的那個破院子,原有的10多間房子全落架了,唯獨值錢的就是那6畝多地。對此,阿貴也沒說別的,一口答應下來,與鄉里做了手續。爾后,他的精神勁又來了,自己設計、自己施工,用了4個多月,楞是在雜草叢生、破爛不堪的舊廠子里,建起了2000多平米的三層樓,四圈圍出了一個大院,各個院角都安上了電子眼,身家一舉暴漲。

  有了這份家業,每天天還沒亮,阿貴就從被窩里爬起來到外面轉悠。冬天披上大衣,春秋披上那個洗白了的大褂子,圍著他的大院套,看看這,摸摸那,感覺沒啥事兒回屋再睡個回籠覺。

  即使是出門在外,他也早早起來,打開手機遙看一下大院的情況。后來,他接的工程越來越多,有些工地相距較遠,經常是顧得上這頭顧不上那頭。好在阿貴精明,花1萬多元,買了1架遙控飛機。他坐在家里,不時把飛機派出去巡航。剛開始的時候,工地上的打工人員合伙偷賴,休息一個多鐘頭了,懶洋洋的就是不愿開工。這時,阿貴的手機打了過來:“張工長,你那根煙吸夠了嗎?該開工了吧!”整的大家目瞪口呆。天空中,那個小飛機不知疲倦來回地飛。“李工長,水泥怎么少放半袋啊?你想往家拿嘛?”工人們私下議論:“好家伙!我們干啥阿貴全知道,這下我們可不能偷賴磨洋工啦。”

  在一般人手中,遙控飛機大多是個玩具,可在阿貴這兒,卻成了管理企業的法寶,你說這個阿貴鬼頭不鬼頭?在如今的鄉下,是不是鬼成“鄉精”了?

小鏈接
  孫仲興,中共黨員,北京廣播學院(92)級碩士研究生,高級記者,遼寧電視臺駐朝陽記者站站長。榮獲全國電視好新聞、遼寧省電視好新聞一、二、三等獎數十篇。主編第一部中國電視論文叢書,發表過數千篇電視新聞,多次榮獲遼寧電視臺優秀記者、遼寧省廣電系統先進工作者等榮譽稱號。

  [編輯 趙盼]

好名聲網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竞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