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陽網】住家閨女(張艷俠)

摘要:在我們這疙瘩有個習俗:結了婚的女人叫媳婦,沒出嫁的叫閨女。可結婚后的媳婦回到娘家還是叫閨女,叫住家閨女。

住家閨女

文/張艷俠 編輯/趙盼

  在我們這疙瘩有個習俗:結了婚的女人叫媳婦,沒出嫁的叫閨女。可結婚后的媳婦回到娘家還是叫閨女,叫住家閨女。

  閨女,是長輩對晩輩的稱謂。像我這六十老太,再回娘家則沒人再敢叫住家閨女,因為都是晚輩,都得管我叫一聲住家的老姑奶子。

  我們這疙瘩管離婚不叫離婚,叫“打八刀”(八刀按上下結構組合就是“分”的意思——編者注)。近兩年也不知是咋地了?“打八刀”的越來越多,都趕上走街串巷的小商販子了,一個接一個,常年不斷溜兒。

  離了婚的閨女回家后多是長住的,成了名副其實的住家閨女。

  我管我那老頭兒叫老鬼。老鬼悶頭悶腦不識幾個字,卻愛掰著手丫子窮算計。頭年是雞年,他說雞猴年的人容易“激猴兒”, “打八刀”的人肯定多。果不其然,我從村東數到村西,“打八刀”回來的住家閨女比娶進來的新媳婦還多出一個。

  去年臘月二十一,老鬼嗔我上網聊天,找茬跟我生閑氣,說了一通嗓子外的話,我惱了,一桿子就蹽回了娘家,臨走扔一句狠話:姓張的,丫頭再也不受你的窩囊氣,老娘也跟你打八刀!

  娘家在后山。爹媽沒了之后我就奔兄弟家。可這次老姑奶子來住家,沒有以往的歡笑,原來兄弟一家正為他的住家閨女發愁。女兒離婚了,帶著兩個孩子回到了娘家……

  兄弟的女兒是我侄女,小時候長得蠻嗒乎的,取名叫小蠻。可姑娘大了自己改名叫小曼,上網后取個網名叫“浪漫”。

  我與小曼說得來,我們老少兩個住家閨女就婚姻問題聊了起來。我驚異地發現,惆悵的是離婚女兒的父母,離婚的住家閨女則充滿歡樂。

  小曼說她的對象是在網上搞的,談了一天就約會到賓館,一次就懷上了孩子。可事后發現這對象人不靠譜,說話辦事都不著調,于是,一狠心就淘汰了他。天!我還以為是人家休了咱閨女,卻原來是小曼甩了他。

  我們這疙瘩還有個習俗,住家閨女不許在娘家過年,傳說閨女看見娘家的紅燈來年不吉利,所以,過大年的時候,不管有什么矛盾的娘家閨女都要回婆家的。

  我那老鬼是知道這民俗的。臘月二十三就套著毛驢車來接我,笑目嗞咧地勸我回去。我也學著小曼的樣子,把他卷了回去……

  年關將近,村中有了年味兒,鞭炮聲、殺豬聲不絕于耳,可兄弟與兄弟媳婦卻越發愁眉不展。我這才知道住家閨女給他們二老添了多大的心愁。唉!可憐天下父母心,可這番愁楚住家閨女知道嗎?

  臘月二十八,老鬼再次來接我,這次還帶了說和人。我心中暗喜,再不接我回去,可怎么下這個臺階呀?但我仍然學著小曼的姿態,對老鬼展示著淘汰他的表情……

  大年初一,我就接到小曼電話,以為她給大姑拜年,不料是叫我去替她相親,對方又是從網上約來的。我看到這小伙不由面熟,原來他也是我的網友,兩年前我們常聊天,我對小伙是了解的,有才有貌,當即催她們把婚事定下來。

  老鬼又喝多了。喝多了就像換了一個人,對我又兇又罵,我火了,不管年不年的,開口罵了他:如果年輕四十歲,老娘才不受你這個,我也是一個小曼!憑我的文化水兒,咋也能找一個會寫散文的人……

  罵完他,我竟然轉身哭了,從沒有過的傷心。淚,怎么擦也不干……

  這是我四十年前的淚呀。

(圖片來源于網絡)

  (此文由劇作家劉家聲老師推薦,文中較多使用了遼西方言,請讀者用心甄別——編者。)

小鏈接

  張艷俠,1950年10月出生,現居遼寧省凌源市大河北鄉榆樹溝村西杖子組。自幼愛好文學,尤喜散文寫作。

好名聲網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竞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