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陽網】與椿萱書(張立明)

摘要:吾年近而立,奔波于世俗,以求口體之奉。歲月縹緲,未及孝二老于堂前。然吾心困頓,皆因于此。兒口駑鈍,不善言辭,平素多對面而不知何言。偶有孝詞改容易面,形體忸怩,而心鼓余勇矣。今提筆弄書,以酬二老之深情,聊敘兒之思慮。

與椿萱書

文/張立明  編輯/王中原

跪敬父母親大人:

  吾年近而立,奔波于世俗,以求口體之奉。歲月縹緲,未及孝二老于堂前。然吾心困頓,皆因于此。兒口駑鈍,不善言辭,平素多對面而不知何言。偶有孝詞改容易面,形體忸怩,而心鼓余勇矣。今提筆弄書,以酬二老之深情,聊敘兒之思慮。

  吾知二老皆生于寒門,閱歲月以勤儉為意。年幼未曾從師受教,早以事農為業,少資成家,卻心充善念,守份安命,順從天道。唯日夜勞苦耕作,方能置些許薄產,上能孝父母,下可養兒女,足矣!只憐兒女出山坳于日后,越農門,償父輩之夙愿。吾父敦厚,不求子女聞達諸侯、富甲一方,唯愿子身康體健,知事明理。

  十年寒窗之苦,跪感上蒼之恩賜,拜得師長之教誨,終得夙愿。今得佳偶,享工薪,終日忙碌,方知二老之辛勞,亦時念二老之教:“一要有志,二要有識,三要有恒”,吾時刻銘記于心,晝夜念誦。孩兒深知書讀不精,定當志存高遠,砥礪奮進,篤學力行,規行矩步,方能有所成矣!吾忍讓克己,謹言慎行,對人對己坦坦蕩蕩,晝夜自修、自省、自律。以德為先,常修為人處事之德,常懷律己之心,吾日三省吾身,是為警鐘長鳴。余在公會深勉之事,不復如前少矣,當以己之驗示若,君大夫之子不為此羞之。吾于此亦過之善,二老勿憂,反為雙親,欲多惜身,勿勞矣。

  二老養育之恩擎天動地,為吾姐弟三人操勞半生,早已積勞成疾,加之年過六旬,本該頤養天年,然農事不舍,更無結束之時,又欲為子息肩,望雙親量力而行,切莫如年少時拼命,該舍則舍矣!此重恩,此生不清亦不怠也。更勿忘生活中二老謂之點滴。在余無措彷徨之時,二老為指前路;睡時為吾蓋被;哭泣之時誡兒淚不輕彈……甚多,深印吾心。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吾今長矣,雖多有波折,而能處置,望二老切勿久念。余之業職責繁重,事路甚苦,然吾無怨無悔,孟子云:故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吾知弗經世苦,難有它日之甘甜,唯念二老,怨自是野來者。以吾知,人之長皆不可順也。我亦知,為兒亦付出甚多矣!

  常言道:十月胎恩重,三生報答輕,養兒防老,然孩兒不孝,愧疚甚深,常事體繁雜,未能常伴雙親左右,病時未能出入扶侍,朝夕伺候,孩兒夜常不寐,憂心忡忡。甘當專心致志,以求事業有成,以報雙親深恩,圓二老之夙愿。

  有物以言為不足已致之,猶欲告者:父母親——吾之愛,雖不及二老之愛,然吾必盡心竭力,以報二老終年之勞。吾雖不能承歡于膝下,必勞心于業,多施善于路人,恢弘吾二老之志,以報二老之教。若以佛家之輪回,吾亦成汝子,無悔矣!

  子游于外,敬請二老勿念。言之多,猶未盡,雙親見恕乎!二老康健,乃兒大幸。

兒:立明敬上

2016年6月16日

小鏈接
  張立明,現工作于遼寧省朝陽縣政府辦公室。閑暇之余,喜愛讀書寫作,曾有文章見諸于《燕都晨報》《朝陽廣播電視報》《朝陽縣報》、今日朝陽網等媒體。

[責任編輯:雅賢]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竞彩网